通州区最新新闻事件

栏目导航

推荐文章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科技前沿

杨光祖 西部文学的敞开与照亮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6-08 02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杨光祖 | 西部文学的敞开与照亮

西部文学的敞开与照亮

文 | 杨光祖

西部文学内容厚实,历史感明显,有黄土般的品格,飘逸不足,但厚重有余。这也与西部这片土地的多灾多难有关。从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,我们可以读出历史的苍凉、民生的艰难和作家对底层人的同情和理解。《白鹿原》用50年的时间,写了50万字,这需要多大的才力?没有白鹿原的厚土,没有长安文化的积淀,陈忠实如何写得出这部巨著?伽达默尔说:“艺术的时间经验的本质就在于,我们学会了逗留。”《白鹿原》就是一部需要“逗留”的小说。《平凡的世界》虽然有点单薄,叙事视角有点仰视,不乏权力崇拜迹象,但那种对底层奋斗的书写,还是感动了很多正在奋斗和曾经奋斗过的底层青年。

西部作家,一般多有情怀,生命体验深刻,有着献身文学的精神。这一点,陕西作家最明显。陈忠实自言,1986年,他清晰地听到生命的警钟。他想,如果写不出一本可以垫棺材做“枕头”的书,无法给自己、也给世人一个交代。路遥《人生》发表之后,忽然想到:“这一生要写一本自己感到规模最大的书,或者干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,那一定是在四十岁之前。”创作随笔《早晨从中午开始》里对此有详细的描述。

王国维说,一时代有一时代之文学。清代大画家石涛提出,笔墨当随时代。新的时代,有新的变化,文学的创作手法相应地也要有变化,否则无法真正书写出真实的新时代。我们读当年上海的新感觉派,他们的文学成就不是很大,但穆时英、刘呐鸥的小说,真的写出了上海滩的新面貌,包括舞场、跑马场等,那种蒙太奇的手法,是值得肯定的。我一直认为,中国现当代最大的先锋作家是鲁迅。我们一直说鲁迅是现实主义,其实不妥。他更多的应该是现代主义,甚至后现代主义。他的小说有着强烈的表现主义、象征主义的色彩,《野草》就很明显。至于《故事新编》,就是中国最早的后现代主义文学。鲁迅在这里娴熟地使用了后现代技法,非常深刻地表达了他对时代、对社会的荒诞感和绝望感。

Power by DedeCms